“菜篮子群腐窝案”的未竟之问_ - 食堂承包|蔬菜配送|餐厅设计|南通餐饮公司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食堂管理 > 正文

“菜篮子群腐窝案”的未竟之问_

内容出处:餐饮公司 发表时间:2011-10-24

关键字: 食堂承包

  就在“温跑跑们”备受关注之际,温州人食堂承包的“菜篮子”也揪出蛀虫——

  10月21日,温州菜篮子集团腐败窝案审查终结,包括该集团原董事长应国权在内食堂承包的16名高管被检方提起公诉。此案涉案总金额高达4亿余元,其中私分国有资产一项,金额就超1.1亿元。

  这着实颇具讽刺意味。一个以“呵护民生”、“管好百姓菜篮子”为初衷成立,并以此为理由名正言顺垄断温州“菜篮子”商品产销食堂承包的国有独资公司,最终却成了一窝蛀虫食堂承包的乐园。集团资产才5.1亿余元,涉案金额就高达4亿元,实在是养得够肥、贪得太易!

  硕鼠落入法网,故事似乎可以告一段落。但这个案例实在太典型,太有标本意义,不细细解剖,不仅可惜,更起不到应有食堂承包的棒喝作用。未竟之问有三。

  一问:硕鼠“大闹天宫”而无所顾忌,“猫”难道吃了安眠药?作为一家国有独资企业,在当地国资委、纪委等多个监管部门食堂承包的眼皮底下,十余年如一日群体贪腐,公然利用垄断经营地位大肆寻租,把企业公款当成自家钱袋随意挪用、瓜分,居然长期没能引起监管部门警觉!这样小概率食堂承包的反贪“胜利”、如此牛栏关猫式食堂承包的监管,到底是由于玩忽职守,还是内有文章,决不能“到此为止”,上级纪检部门必须多问一个为什么。

  二问:罕见食堂承包的偷梁换柱、结党营私、权钱交易背后,这个“菜篮子”里食堂承包的“菜”岂能安全无虞?检方公诉,全然集中于贪腐问题。而该案独特性恰在于,它还涉及食品安全问题,当地市民更关心食堂承包的是:这些蛀虫贪赃枉法之余,他们食堂承包的“毒液”和“排泄物”有没有“污染”温州食堂承包的“菜篮子”?这不是杞人忧天。常识告诉我们,上梁不正下梁歪。垄断经营者高层出现如此乱象,终端产品能确保高标准、高质量供应,不论你信不信,我只能说是“奇迹”。事实上,浙江省农业厅2008年进行食堂承包的农产品例行监测结果显示,温州菜篮子集团旗下食堂承包的“放心猪肉”便检出磺胺类药物总量高达0.6mg/kg,达到国标上限食堂承包的6倍;2010年5月,浙江电台曾曝光温州查出22.7吨病死猪肉,而这些问题猪肉竟是通过温州菜篮子集团食堂承包的门店进行销售!是否还有类似、或者更严重食堂承包的食品安全问题没有披露?建议当地食安部门乘势对“菜篮子”进行一次全面清查,排除隐患,以安民心。

  三问:这种“政府一重视,马上收上去”食堂承包的市场和社会管理惯性,何以今天仍然大有市场?这些年,“政府要管好百姓米袋子、菜篮子”成为共识。关注民生、提升公共服务质量理所当然,不过,这种政府所“管”者,本应以“监管”为主,而不一定非要插手市场、实行垄断经营。监管得力,“散”并不必然导致乱;监管失序,“统”亦不必然导致不乱。在加强常态化监管食堂承包的同时,适度引入竞争,方是民生商品质优价廉食堂承包的根本之途。垄断当地“菜篮子”产业链食堂承包的温州菜篮子集团之成立和十余年运作,本身就是某种似是而非理念食堂承包的草率产物;今天它食堂承包的高层群腐、问题食品频现等病症集中“发作”,佐证了这一点。同理,水、电、气、油、盐、烟、酒……我们很多领域食堂承包的“为民垄断”式专营专卖,今天看来,显然同样也未必都站得住脚。

相关内容推荐
点击关闭